东山资讯网
www.dongshanzixun.com
新闻详情

周婷婷:下田印象,流淌的婉转时光

 二维码
发表时间:2020-05-12 14:45作者:周婷婷来源:漳州广播电视报网址:http://www.cnepaper.com/zzgbds/html/2020-05/12/content_10_2.htm

  明洪武二十年(1387),明朝将领周德兴在东山岛上建立铜山古城,拉开这座东南沿海小城前世的序章。岁月年轮划过六百多个印记。古城走出多少文人雅士、商贾名流,而作为古城规模最小的社区,这里也如同显微镜一般,映衬着古城的前世今生、奇闻韵事。今天,让我们一起走进她——铜陵镇下田社区。


  从建城到清雍正十三年(1735)前,此地属漳浦六都五图;清雍正十三年社区随铜山割属诏安。民国五年(1916)随东山建县属东山县第一区,名称“下田池”。民国二十九年九月,为公道镇霞田保和石鼓保。民国三十五年,为公正镇的下田保、前街保和石鼓保。建国后,历经下田街、下田生产营、下田革命委员会、下田街道居委会等名称沿革,2002年,设立下田社区居民委员会。





  熙熙攘攘,探时代痕迹

  下田社区临近古城最繁华的团结路,路边小店,在怀旧外观的装饰下,显得典雅又富有生趣。小巷内外、楼里、墙外、路旁延伸的绿植插花,与古朴的墙砖、木雕的门楼一道,将古城人家的灵动朴实共同呈现在世人面前。移步至大庙头,几组以海洋文化为主题的摆件映入眼帘,船儿摇、桨儿动,网儿撒,似乎看到了满仓的鱼儿扑腾,感恩大海的馈赠,远航吧勇敢的水手!

  在众多中式建筑里,前街一处房屋以其颇具西洋风格的画风脱颖而出,欧式立柱支撑雕花的窗台,依稀可从斑驳的墙体感受主人昔日的荣光。或许在那个并未走远的年代,小楼也曾传来悠扬的琴声,曲毕,佳人倚窗,瞥见门前集市车水马龙,满怀欣喜转瞬又怅然若失,因达达的马蹄不是归人,是个过客。

  追古抚今,观名胜古迹

  一日复一夕,一夕复一朝。六百余载昼夜兼程、春秋更替,这片土地写满了故事,而一处处历史建筑,正是这些故事的最佳讲述者。

  辖区有铜山北极殿、教场、鼓石、清薇宫等名胜古迹,从宗教文化到戍边遗存,从自然风光到革命场所……这些古建筑默默见证历史,将过往的浮沉与繁华、兴衰与荣辱无声呈现。

  北极殿:称玄天上帝庙,大上帝,东安善堂附设于此,始建于明成化四年(1468),由总兵黄廷标倡建,为抬梁式木构架建筑。祀玄天上帝、吴真人等。《铜山志》载;“玄天上帝庙又称北庙,在石鼓街。祀真武神,俗称官宫。”民国时期改名为东安善堂。1988年8月东山县人民政府公布为第3批文物保护单位。

  教场:据《铜山志》载:明永乐元年(1403),把总秦公在铜山城西门外建教场,自此,教场成为铜山城戍兵军事训练的场所。

  鼓石:相传古时因天上坠下一颗大陨石,其形似鼓而得名。后来百姓人家入居此地,从而形成一条民俗集聚的明清老街。如今这颗大石鼓依然安卧在一家陈姓的庭院。传说石鼓街附近的下庙顶还有锣石,钹石。《铜山志》载:“鼓石、锣石,以上二石皆在石鼓街人家内。”

  清薇宫:也叫清微宫,建于明正统年间(1436~1499),是我县历史悠久的庙宇之一。它与铜陵关帝庙、天后宫等十大庙齐名。该庙崇奉“元始天尊”,民众俗称下庙“小上帝”。现香火鼎盛,深受当地民众和台、港、澳同胞的信仰。

  斜阳巷陌,悟诗词印记

  “云对雨,雪对风,晚照对晴空。来鸿对去燕,宿鸟对鸣虫……”街巷深处,传来孩童的吟诵声,循声走近,只见老屋低矮的房檐下,一排排诗画图文赫然呈现,《诗经》《三字经》《唐诗》《宋词》在墨染间入墙,将老街的厚重与诗词之韵完美结合,凝固时光的吻痕。

  古老的石鼓街,在诗词的妆点下愈发飘逸脱俗,漫步其中,或能感受“小楼一夜听春雨,深巷明朝卖杏花。”的愁人思绪,又或是“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。”的相思情怀,亦或是“大江东去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的豪情万丈……在读诗中沉淀,用岁月洗涤而成的淡泊包容尘世浮躁的心。

  纸短情长,诉不清当初年少;岁月悠悠,道不尽人间离愁。惟愿午夜梦回,也能流淌成诗。



  星火燎原,寻红色足迹

  1950年初,解放军兵临城下,东山解放指日可待。

  为保护老百姓生命财产,在云霄县办公的中共东山县工委积极寻求和平解放东山岛途径,争取策动国民党军58师洪伟达师长起义投诚,派青干班学员蔡维民乔装打扮成国民党少尉,从陈岱下船往返三次秘密来到接头地点——位于后街的哲记二楼。店主人汪哲生(商会常务委员,社会贤达)。在哲记楼上,蔡维民与洪伟达派来的一个副团长夏森多次接洽谈判,寻求和平解决的最佳途径。

  山雨欲来风满楼,局势急剧变化,洪伟达内部人心慌乱,意见分岐较大,已无心无力继续谈判,1950年3月底,蔡维民应召回云霄驻地,1950年5月12日东山武装解放,洪伟达带着残兵败将逃往台湾。

  这座小楼见证了黎明前的风云诡谲,尘埃落定,战争的硝烟早已散尽,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。1950年5月12日,东山解放第一天,谷文昌随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南下服务团进驻东山岛,开始履行城关区工委会书记职务,城关区工委办公场所就在石鼓街清薇宫。从此,下田社区石鼓街这片土地就留下谷文昌书记的足迹。

  拉开时光之窗,再回到波澜壮阔的50年代。我们仿佛看到,在这古庙里,老书记着手筹备区政府新办公场所;维护社会秩序安定稳定,巩固红色政权;他深入了解社会各界人民群众对共产党、对新社会的意见;他抓教育、抓扫盲,贯彻新《婚姻法》;关心“壮丁”家属,了解他们的生活需要。他的足迹深深烙印在石鼓街的土地上。

 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。这些承载红色记忆的旧址,是古城人民宝贵的文化遗产,彰显着永不熄灭的革命精神,是催人奋进的战斗力量,也是激励我们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最深层的精神滋养。

  小巷深深,绵绵乡情。她是古城最小的社区,也似一道绘满风情的卷轴,把古城人开疆辟海、耕读传家的故事娓娓道来。时光长河静静流淌,不妨悄悄走进她,感受缤纷的色彩,在心中一隅,旖旎成最绚烂的风景。

  (周婷婷)



分享到:
留言提交